HelloGCC 2013话题征集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话题征集

HelloGCC 2013 技术讨论会
中国 北京
2013年11月16日
HelloGCC工作组 (www.hellogcc.org)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HelloGCC技术讨论会是自由软件开发者的大会,您可以在这里分享自己在开源软件方面的开发工作,研究成果,经验学习。我们的话题主要面向系统底层工具和库,这包括:
* GNU工具链(gcc,gdb,binutils等)
* LLVM等其它开源编译器
* QEMU等其它开源工具
* 系统底层库
* JTAG

演讲者无需提交论文,只要在大会前一周把幻灯片发放出来即可。我们期待您的参加。如果您有好的话题,欢迎与我们联系:
* 发送邮件到 hellogcc@freelists.org
* 登陆freenode IRC #hellogcc房间

重要日期:
* 话题征集截止日期:2013年10月1日
* 幻灯片发放最晚日期:2013年11月2日(待定)

往届会议:
* HelloGCC 2012: http://linux.chinaunix.net/hellogcc2012
* HelloGCC 2011: http://linux.chinaunix.net/hellogcc2011
* HelloGCC 2010: http://linux.chinaunix.net/hellogcc2010
* HelloGCC 2009: http://www.aka-kernel.org/news/hellogcc/index.html

如果您或者您的公司要提供赞助,请和我们联系!

GNU Tools Cauldron 2013

7月12日晚上,注册和欢迎晚宴。在 computer history museum举行。

晚上七点开始。开始以后有各种饮料,大家可以随便聊天,也可以参观这个博物馆。我听说这个博物馆内容挺多的,晚上参观时间有限,而且应该是和之前没有见过的人聊天,而不是去参观。我就提前到了这个博物馆,下午三点多,花了15美元,买票进去参观了,结果它五点就关门,我才看了不到一半。第一个是内容比较多,第二是看英语比较慢。我出来以后,就在附近坐着。
到了6点半以后,参加这次gnu tools cauldron 的人们就陆陆续续来了。很多人都是去年在布拉格见过的,还有一些人是第一次见面。进去注册以后,每个人有一个牌子,上边有名字。特殊的地方有两个,第一,如果你有话题要讲,那么你的牌子上边会有 “Speaker”。第二,需要自己给自己的牌子找一条带子。绿色的带子代表愿意拍照,红色的代表不愿意,还有一个黄色的,代表,照相的时候,需要征求他/她的同意。绝大多数人都是绿色的带子。我看到有一个人挑的红色的。
碰到那个去年在布拉格见过的人,来自intel。随便寒暄了几句,关于reversed debugging,我知道的不多,他也只是用到这个功能,所以就没有说太多。 我的牌子上有 “Speaker”,还挺好。很多人看到这个,都会问你,要讲什么。碰到了一个日本老先生,很友好,问了问我的话题。他来这里,就是想看看如何用gcc plugin 做一些编码规范的检查。他对中国了解很多,让我惊讶,他知道西安,武汉。要结束的时候,碰到了Tom Tromey,GDB global maintainer,之前从来没有见过。他和我老板是老熟人了,寒暄了几句,我也没有说话。晚上就回去了。

7月13日,gnu cauldron 就开始了。早上的一个小插曲是,班车司机把我们放到了错误的google building。开会在google 的一个 building,距离酒店可能有4公里的样子。班车司机把我们放到一个building 门口就走了,我们发现位置不对。还好 google compus 里边很多 google bikes,我们30来人就骑车到了正确的building。

第一次进入google building,茶水间不错,会议室也很好,不过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好。有几个冰柜,里边有饮料和冰激凌等等。我们用了其中两个会议室。很快第一个session 就开始了。

第一个session 是 GNU Toolchain ecosystem on AIX。是 David Edelsohn 讲的。主要介绍了AIX 的一些特殊之处和Toolchain做的一些改变。里边关于 shared archive 的问题我之前还碰到过。 AIX 是 SysV R3,而Linux 是 SysV R4。所以在共享库的实现有些不一样。也不是很清楚,他介绍这些的目的是什么,就是科普的介绍一下吧。 David Edelsohn 是 GCC steering committee的,属于资格很老的人啦。
第二session就是我的, Port GDB to a new architecture processor: TI C6x。这个话题和我在去年hellogcc上讲的类似,有一些调整。比如把一些基本知识删除掉了,因为来到cauldron 的应该都是很了解这些基本知识的。虽然英语不好吧,但是也不怎么紧张。被一个老头问了几个问题,后来才知道是 Michael Eager,他维护的 DWARF。讲的怎么样,我不好说,想知道的自己看视频吧。

:)下来的就是 teawater 的 kgtp了。我刚讲完,比较累,没有仔细听。想知道的自己看视频吧。

上午的所有就结束了,进入了午饭时间。午饭很简单,就是一些三明治和沙拉,没有在布拉格吃的好。

中午吃饭的时候,和几个cisco 的人做在了一起。我突然想起来,在我刚刚去codesourcery的时候,我就听说 Jim Wilson 离开了 codesourcery,去了cisco。我就提了一句,结果他还来了,一个很腼腆的老先生, 也是 steering committee的。很牛的人。
下午的第一个session 是 Tool for Automatic Compiler Tuning。是俄罗斯一个研究院做的,是三星赞助的,target 是arm。他们的思路比较有意思,用 Genetic Algorithm, 排列所有的gcc 的options,然后跑一些benchmark,看看那些option 对性能有贡献,有些没有贡献。有些结论很有意思,大多数opton 对程序的性能是没有影响的,只有 15 – 30% 的 option 是有影响的。
第二个session 是GNU C Library。session 实在太让我失望了,唯一的收获就是看到了google 会议室里边,如何进行视频会议。有一个 glibc 的重要maintainer 没有办法参加会议,所以他们采用视频会议的方式。其实就是google+上的视频功能。有一个网页,是大家可以共同编辑的白板。其实就是一个很自由的讨论。讨论的一个问题,就把我吓倒了,尽然是关于怎么用bugzilla 来控制 glibc 的release。release 之前看看有没有p1的bug,我的天,glibc 都20多年了,都没有这样的控制管理吗?就是觉得他们讨论的问题,都很无聊。
第三个session是 Accelerator。其实就是有三组人想给gcc里边就加入一些 为了并行的语言扩展。redhat 是做openmp,最近的gcc patches 里边看到了一些patch。intel 他们也有自己的interface,针对异构多处理器的。我们mentorgraphics,想做一些 openacc 的东西。讨论主要就是看看,这个三组effort 能不能share 一些 infrastructure in gcc。
第四个session 是 autofdo,一个华人做的。我们之前在gcc patches 里边,也看到过他的patch。思路很直接,通过profile 的结果来指导优化。只能在x86上使用。听上去,实现的非常好。
第五个session 是 GCC-plugin for light-weight bounds checking。一个大学做的,纯粹的research 项目。效果听着不错,但是不知道他在gcc里边做了什么。印度口音有些重,我没怎么听懂。
晚上Mark Mitchell 在 San Jose 请我们吃饭,一个法国餐厅,因为法国国庆节,还有special menu,不过没有觉得有多好吃。没有参加cauldron 的晚餐。有些小小的遗憾。

7月14号。Steering Committee / Release Managers。就是让四个steering committee members 坐在前边,接受大家的问题。有人问,是否考虑加入一些 新鲜血液,回答是yes。但是至于怎么加入,没有讨论,和没有说一样。还有人提到了,copyright assignment 的流程怎么那么慢,他们也不知道。还有人建议,可以在fsf foundation 里边,为gcc 专门再建立一个 foundation,我觉得好不靠谱呀。
Integrate Data Race Detection into GDB。 这个session 是一个intel 的 德国工程师Markus做的。大概框架就是,icc 可以在编译源代码的时候,做instrument,然后用自己的lib 在运行时检测data race。他们的工作就是当race 出现的时候,在race 发生的地方,设置断点,然后当race 发生的时候,程序自动停止下来,可以用gdb 检查一下程序的状态。我之前做过一些race decection  的工作,所以和聊了很多。很不错的工作,不过绝大部分都没有 upstreams。
ARM/AArch64 BoF。这个session的第一个收获就是第一次听一个外国人念 AArch64,A-Arch-64。对整个arm 的工作没有什么了解,但是对arm shanghai team 的工作还是有些了解的,发现这个session 里边也提到了很多他们的工作,比如ivopt,newlib-nano, conditional comparison等等,我为他们感到骄傲, Good job。
下午还有一个session是 DejaGNU 和 testing。 Rob Savoye 讲的。之前吃早饭的时候,听过他说话,听着就不一般。打扮就更不一般了,牛仔的打扮。听他的session 的时候,就知道,他是main maintainer of dejagnu and gnash。晚上把他的名字在google 里边搜索了一下,我就傻了,好牛的人。他是cygnus 的第一批员工。剩下的就看wikipedia 和 他的website吧。开会的结论就是需要为gdb 对 dejagnu 做一些修改,提出了很多wild 的 想法,至于能改成什么样子,就不知道了。 对了,Rob 现在被 Linaro hire了,做一些arm performance tuning 的工作。

最后就到了wrap up了,和往常一样,讨论下次在哪里开,提议欧洲,我举手赞成,后来又有人提议亚洲,我举双手赞成。然后就是和各个认识的人,握手告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