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

GNU Tools Cauldron (1)

[第一篇和技术无关,关心技术的读者可以直接跳到第二篇]

今年年初的时候,无缘无故的收到老板的邀请,可以来参加今年的 GNU Tools Cauldron,在布拉格。那个时候,这个活动正在call for participant。一口就答应了,高兴之余,就开始订机票,酒店,还有签证。签证比较麻烦,前后折腾了两个礼拜,不过后来的结果证明这两个礼拜还是值得的。

七月七日上午,天气十分闷热,我打车去机场,和teawater汇合。担心的暴雨没有下,一切顺利,登机起飞。飞机上感觉挺舒服,9个小时后,我们就到了德国的法兰克福。没有左右乱看,就去找转机的登机口。入关,安检一切顺利。找到登机口以后,感觉踏实一些,看到了旁边的一个咖啡馆,有卖啤酒的。想着,来了德国,不喝啤酒多可惜,就要了两杯啤酒。喝着还行吧。

去布拉格的飞机,是小飞机。让我吃惊的是,竟然需要做摆渡车才能到飞机那里。五十分钟就到布拉格,但是飞机晚起飞了一个小时,不过飞机上的点心,很好吃,也就没有太多抱怨了。

到了布拉格,我在等行李,teawater去换钱,打车。机场到酒店大概不到20公里吧,到了酒店,check in,下午六点多。东西放了,出去转了转。晚上九点吃了在布拉格的第一顿,还不错。

周日一天都在外边转,到了晚上,GNU Tools Cauldron有个接待会,我们去那里,登记,领了一件体恤,然后大厅里边就是玲琅满目的吃的和喝的。每个人都有一个胸牌,写着自己的名字。大家就开始互相聊天了。见到了Pedro, Stan,Luis, 这些人以前都见过。剩下的人就都没有见过了,看着别人的胸牌。第一个看到的是Diego,人比照片上看着老一些,不过和很多人都认识,我没有搭讪。后来,碰到了David Edelson,一如既往的梳着小辫子。他是IBM的,所以,我六年前就知道他,知道他留着辫子。和他聊了聊GROW,他好像办的还很高兴,我告诉他我们每年在中国也有类似的关于gcc的活动,他并不吃惊。只是说,他们知道中国最近对gcc很有兴趣,也在考虑这么来到中国。后来,我找到了一个网名在kcc的俄罗斯人,我们很早之前在网上交流过,关于race detector的一些讨论。聊了聊他们的工作,和我为什么不继续做race detector了。他们做的很不错,在对native程序检查方面,但是好像他们在java方面还是没有太多进展。后来见到了Jan,很害羞的一个人,不怎么爱说话,还挺帅。最后,看见了RMS,他一个人过来,竟然没有一个人答理他,所有人继续聊自己的。他和几个人说了几句,就不见了。

到了晚上十点多,就散了,我们几个继续到一个酒吧,喝点啤酒,继续聊天。

One Comment

Comments are closed.